XX财富金融集团

新闻中心

快速通道FAST TRACK

利来最老的网站/NEWS

狂奔的在線教育亟待降溫

2021-02-02 01:33

  “上下班路上,地鐵和公交站的廣告牌很多都是在線教育﹔刷手機時,網課廣告時不時地跳出來﹔休息時看看綜藝節目,主持人口播的贊助商還是有網課平台。”雪瑩說,在眾多廣告無孔不入的“入侵”下,自己也在手機上下載了好幾個APP,為孩子假期充電做起了准備。

  雪瑩的焦慮頗具共性。新冠肺炎疫情以來,在線教育市場發展駛入快車道。隨著在線教育平台如雨后春筍般生長、大量資本蜂擁而至,在線教育儼然成為互聯網領域的又一新風口。

  在線教育如何發揮“在線”優勢、凸顯“教育”本色?在互聯網思維和資本力量的助推下,狂奔的在線教育面臨著不少新問題。

  近日,一名廣告中的“老師”在網絡上引發熱議——在4家知名在線教育機構的視頻廣告中出現了同一名“資深教師”。反復“橫跳”在廣告中的“老師”,一會兒是有40年教齡的英語老師,一會兒是教了一輩子數學的名師。但經調查發現,這名被廣告商“重復利用”的“老師”,其真實身份是演員。

  在線教育廣告“吃相難看”背后,是行業規模膨脹、競爭加劇的寫照。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在線教育發展按下快進鍵。截至去年3月,中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已達4.23億。疫情防控、“停課不停學”期間,多個在線教育應用的日活躍用戶數達到千萬以上。

  風口的機遇吸引了資本的大量涌入。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基礎教育在線行業融資額超過500億元,超過了此前10年的融資總和,多家在線教育機構融資金額屢創新高。有研究機構預測,到2022年,K12(基礎教育階段)在線教育的市場規模預計將達到1500億元。

  與資本奔涌並行的,則是在線教育機構在銷售和營銷方面的巨大投入。從斥巨資冠名晚會和綜藝,到鋪天蓋地投放線下廣告,眾多在線教育機構使出渾身解數,在風口之上搶奪位置,以期吸引用戶、叫響品牌。

  一名在線教育創業者表示,用戶增速和平均獲客成本是評價在線教育類企業的重要標准。“不過,隨著行業內的頭部企業‘燒錢’加劇、獲客成本增加,中小機構的生存越來越艱難。”

  多家在線教育頭部企業2020年三季度財報顯示,盡管平台的用戶數量和營收迅速增長,但由於在去年暑假期間的高額營銷支出,企業反倒陷入虧損狀態。近期,隨著寒假的到來,在線教育企業的營銷大戰再度進入白熱化,“20元20課時”“免費體驗直播課”等低價的“入門級”課程仍令人目不暇接。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認為,在線教育廣告頻頻露臉的背后,是在線教育和培訓機構本身性質與特征的變化。隨著在線教育機構被市場所逼尋求投資,在線教育的教育性越來越弱、資本性越來越強。“過於以資為本,必然淡化自身的教育特性。”

  “到現在為止,我還不認為在線教育是一個可以跑通的商業模式。它突然成為了老百姓的剛需,但卻不是一個可以獨立成長的商業模式。”在評價在線教育時,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創始人俞敏洪曾作此判斷。

  在線教育在疫情期間功不可沒,但隨著線下教育常態化的恢復,進入“燒錢模式”的在線教育能否保持“初心”、保証教學品質?

  根據中國消費者協會等消費者投訴平台的分析顯示,自去年以來,教育培訓服務投訴增多。其中在線教育領域,用戶的投訴多集中在誘導消費者辦理貸款付費且退款難、虛假宣傳和承諾、收費不合理、協議條款不清晰等方面。

  一些平台擅自修改課程類型和時長,導致課程縮水﹔多家在線教育機構遭遇經營危機,家長退費困難重重、求告無門﹔一些在線教育機構系統不穩定、服務能力不足、師資力量良莠不齊,教師“無証上崗”的問題依然存在……專家表示,不斷融資燒錢、低價獲客的經營策略,使很多在線教育平台的師資水准、教學質量和學習服務難以得到保証。一旦出現資金鏈斷裂,可能造成家長預交的高額費用無法退回,長此以往會損害行業的整體形象和發展前景。

  西安交通大學公共政策與管理學院日前發布的一項調研結果顯示,我國網絡課程教學目前處於“適應性沖突”階段——網課開設率與參與度較高,但教學效果仍待進一步提升。課題組負責人表示,疫情期間大規模的教育信息化普及試驗中,網課教育為彌合教育不公平提供了新的解決方案,同時也對各級教育機構治理能力提出全新挑戰。

  在線教育要贏得未來,更要把好質量關,回歸教書育人、啟迪智慧的本職功能和核心競爭力。專家指出,無論融資規模有多大,在線教育機構都不能背離教育的初衷,要把精力放到教學研發上,守住服務的質量底線,為用戶提供有價值的產品。

  北京大學法學院副院長薛軍表示,在線教育平台既要滿足真實的消費需求,也要關注和防范侵害消費者權益的現象發生,應當設立合理的行業標准、行為守則,推進在線教育行業規范發展。

  疫情之下,在線教育臨危受命。在科技的支撐下,在線教育打通了現實的阻隔,完成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教育挑戰,也讓用戶需求得到充分釋放。而在后疫情時代,在線教育已從應急變成了習慣和常態,更要自立自強。

  儲朝暉認為,在線教育機構要守住課程與教育產品的品質底線。在融資面前,在線教育企業應基於自身的體量與業務量,確保風險可控,堅守教育品質,在教學過程中守住“以人為本”的底線。

  一段時間來,部分在線教育平台利用網課推廣網游、交友信息,甚至散布色情、暴力、詐騙信息,危害廣大學生特別是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在此前的多部門專項整治中,已有多個在線平台遭到網信部門查處,其中不乏網易、愛奇藝等互聯網巨頭旗下的教育平台及頻道。

  作為“互聯網+”的新興行業,在線教育的監管范圍和內容眾多。網課內容、廣告營銷、收費退費、師資管理等問題,都是易“爆雷”、影響大而又難監管的領域。

  對此,專家表示,教育、市場監管等部門應加強聯動,對在線教育行業進行指導和調控,防止無序的資本厮殺,鼓勵指導在線教育回歸教育初心。

  對於在線教育的下一步發展,教育部明確,將進一步加強對疫情期間在線教學的研究,深入總結經驗和存在的問題,編制教育信息化中長期發展規劃和教育信息化“十四五”規劃,出台推進“互聯網+教育”發展的指導意見,進一步規范引導與激勵在線教育發展。

  對於在線教育平台的管理,教育部基礎教育司有關負責人表示,將持續強化日常監管,動態更新黑白名單,建立監督舉報平台,廣泛接受各方監督。嚴查嚴處培訓機構違法違規行為,引導培訓機構規范經營。

  同時,有專家指出,在線教育無序發展的種種亂象,也應從社會對教育的評價體系中尋找根源。很多在線教育機構的主要功能和賣點就是提高學生的考試分數,而大量資金涌入也是看到了這樣的市場機會,

  儲朝暉表示,隻有改變較為單一、以考試分數為主的評價體系,才能真正改變當下在線教育的亂象和盲目競爭。從家長和學生角度看,如何用在線教育,要根據孩子的成長發展是否需要、是否合適和對孩子是否有利來決定。

  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呼叫中心服務郵箱: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舉報郵箱: